我国各个朝代佛像造像的艺术特色

2016-08-13 17:54:02 109

   我国,东晋以彫画佛像著称。至南北朝时代,造像风气已大为盛行,梁代僧右即于弘律之外,并大力造立佛像,北朝在平城武州山、洛阳龙门山等地皆有石像之形态。

        现今敦煌千佛洞中,犹存有六朝以下历代之彫像与壁画。

        又六朝佛像除石像外,亦有铜像及铁像,多遗有铭记。唐代则流行砖佛,遗品亦不少。 

        依佛像之形态,可分为立像、坐像、倚像、卧像、飞行像等。依其高度而有丈六像(佛之高度为常人之倍,故像长一丈六尺)、半丈六像(丈六之半,即八尺之像)、大佛像(丈六以上之大像)、等身像(与愿主同等身长之像)、胎内等身像(在各种大型佛像,如丈六像之内安置一磔手半之小佛像,亦即一尺二、三寸之像)等。 

        如来像,一般多为比丘形,著袈裟,不戴宝冠、璎珞等物。诞生佛(佛降诞时,右手指天,左手指地之佛像)则为裸形像。菩萨像多为高大之丈夫形或温和之女形,头戴宝冠、璎珞等物,而为在家居士形。罗汉像则呈出家形,为老比丘修练之相。明王像为忿怒形,诸天像为武装形、女形、神形、鬼形、天人形、童子形等。佛、菩萨像等之印契、持物、身色、衣色等均各不相同。

        在西藏,佛、菩萨等,其面孔之尺寸均有一定比例,故有佛满月面、菩萨鸡子面(蛋形、为慈爱相之面)、佛母芝面、明王四方面等名称。 用铜板面打出之佛像,称为板佛;于圆板中央所贴之半肉像,可悬吊者,称为悬佛;而屋外之露佛,称为儒佛;有微笑相之佛,则称笑佛。以严密多重之布帛包裹之佛,称为祕佛。造无数个同形小佛像以供参拜,称为千体佛。而置于佛像胎内之小佛像,则称胎内佛。(资料来源:石工坊雕刻)

        安置佛像之床座,称为台座。台座有所谓师子座(佛乃人中师子,佛之座即为师子座)、莲花座、荷叶座(莲叶台座)、须弥座(须弥山形之台座)等。 

        又在我国,随佛教之传布发展,佛像造形亦显现出时代性之嬗变,玄分七时期概述之:

        (1)五胡十六国造像(三至四世纪间),当时大多供奉容易搬动、坚固而小型之金铜佛像,与印度西北犍陀罗或中印度摩菟罗地方出土之石造佛像颇相似。典型遗物为「古式金铜菩萨立像」,乃我国最早之佛像,其造形系藉犍陀罗彫刻样式表现出古朴粗犷之风格,代表北方游牧民族之审美观。

        (2)云冈期造像(460~493),以「昙曜五窟」为中心而彫造数十万座佛像,其本尊虽仍保有犍陀罗与摩菟罗之风格,然由极单纯化的线与面,构成丰满脸形、长而锐利的眼睛、端正的鼻梁与鼻翼、微笑的厚唇、巨耳、宽肩、粗颈等,显现伟岸刚毅而浑厚之大丈夫相貌及表情,充分表现拓跋游牧民族粗犷健硕之气魄。但至末期,其表现形式已异于西域、印度,衣饰变为宽袖长裾,装饰华丽,刻划均匀整齐。

        (3)龙门期造像(494~550),由于石质精细,造形细腻巧緻,脸部、身体均细长窈窕,殆由于社会之审美观改变,瘦长造形乃时风之所趋;佛像服装倾向中国风格,为印度、西域所未见。

        (4)齐、周期造像(551~580),以天龙山与响堂山之「天响样式」为代表。最大特色即是像容由瘦身长脸再度变为圆脸,然不及云冈期明显。又受印度笈多王朝以薄衲衣表现肉体之造形影响,表现出丰满柔软感觉,佛身之装饰及宝冠之刻划均极精细。

        (5)隋代造像(581~617),造形轻快而富于流动性,其风格一方面沿袭齐、周期造像,另一方面则在颈划三道线条,目鼻与口唇构成曲面,例如龙门石窟之药方洞、天龙山之第八窟。造形大致依照人体本来形态加以写实刻画,此外在宝冠及身上之装饰颇为豪华绚烂。

        (6)唐代造像(618~750),初唐吸收、消化笈多样式之后,出现圆满具足之造像。其中,以龙门奉先寺之卢舍那大佛及其胁侍菩萨、罗汉、神王、力士等九巨大尊像最具代表性。大佛之理想美乃立足于中国人之审美意识上而构成,胁侍菩萨立像与罗汉立像已脱初唐造形,而为东方古典彫刻之典型作品。盛唐则为佛教造像最兴盛时期。主要有龙门石窟极南洞、淨土洞、擂鼓台三洞。其中极南洞之胁侍菩萨不同于奉先寺造像,躯体苗条细长,此时期之佛像虽充满亲切感,但已失至尊之表现,且渐呈现现实倾向之人体美。及至晚唐,极端丰满艳丽之颓废美代替了昔时比例均匀之理想美,天龙山晚唐期即为典型代表,其中之佛陀、菩萨像之理想造形,已从追求优美而堕入官能颓废美。

        (7)五代以后,佛教造形艺术已不复振作,佛像所具有之超自然想像力已很稀薄;及至宋代,菩萨像显示人间母性美而更加平民化;元代之后,则更无重要之作品出现。


首页
产品
加盟
客服